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媒体视角 > 列表

【媒体视角】世界上第一个试管婴儿40岁了 路易斯·布朗:我只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重庆市妇幼保健院  2018/11/16  来源: 本站

【字体: 】  【打印此文


本周,中华医学会生殖医学分会在重庆悦来国际会议中心召开第十二次全国生殖医学学术会议,国内外知名专家和教授汇聚一堂,作专题报告讲座答疑。学术会议就注定沉闷吗?在今(15)日的开幕式上,中华医学会生殖学分会主任委员黄国宁邀请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她的出现,让这些业界大咖们欢呼甚至尖叫。


她就是路易斯·布朗,她在上世纪70年代末出生时,就受到了全世界的瞩目,因为她的身份——人类史上首例试管婴儿。

如今的她,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40岁英国家庭妇女,金发,略胖,已婚,育有两子,之前当过幼儿园阿姨,朝九晚五。在颇有意义的身份之外,她的生活和你我身边大多数人没有任何区别。


中华医学会第十二次全国生殖医学学术会议开幕

路易斯在开幕式上致辞

出生的异见

“1978年,我的出生成了全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消息传遍了世界各地,估计也传到了中国。”这是路易斯第一次来到中国,她恐怕也清楚,如果不是40年前出生时被赋予的不凡意义,她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场合,开场白也离不开这件事,“可以说,我是在全世界的关注下出生并长大成人的。”

当年,路易斯的父母就像会场里这些辅助生殖专家每天治疗的不孕症夫妻一样——连续尝试了近十年都未能成功受孕,她的母亲莱斯利甚至因此换上了抑郁症。值得庆幸的是,就在布朗夫妇绝望的时候,他们遇到了帕特里克·斯特普托和鲍勃·爱德华兹这两位辅助生殖的先驱。他们当时正在做试管婴儿的早期试验,当时没有人知道这个技术是否会真能帮助不孕症患者。

斯特托普和爱德华兹两位辅助生殖先驱(主办方供图)

与很多创新技术的应用一样,试管婴儿技术在当时引起了巨大争议,两位先驱也承受这巨大压力,且不得不搬到条件较差的奥尔德姆克绍医院继续试验,至于他俩建起世界上第一座IVF(体外受精)中心,那已经是路易斯出生后的事情了。“从布里斯托到奥尔德姆克绍650公里。但为了怀孕,哪怕天涯海角,我的母亲也会去”,路易斯说起了那段历程,“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第一次治疗就成功了,我的母亲,她怀孕了!”

1978年7月25日,路易斯出生,她收到了来自全世界的贺卡和祝福,“当时光是钉在诊所墙上的贺卡就有400多张”,当时布朗家收到了更多的邮件,很多来自多年没有能够怀孕的女性,期盼未来有一天她们也可以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实现她们拥有自己孩子的梦想。

路易斯出生时全世界媒体的报道 (主办方供图)

伴随着祝福与咨询,也有不同意见的人反对这项新技术,“他们认为这是对科学和自然的干扰,我们收到一些仇视邮件,对我的父母来说,那是一段很艰难的时期。”路易斯说。很多人看见她的时候,都会问她的父母,“她正常吗?”路易斯清楚地记得有一次跟母亲经过一家面包店,又有人认出了她,反复问这样的问题,母亲被问急了,脱口反问,“难道你以为她有两个脑袋吗?”

路易斯出生后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信件(主办方供图)

平凡的生活

人们追逐热点的速度快,遗忘也快,路易斯这样被外界当作异类看的时间不太长。

4岁上学前,母亲告诉路易斯她出生的方式跟别人有些不一样,但路易斯在成长中也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同,一样上学、长大、工作、组建家庭。

如果说她的人生选择跟试管婴儿有什么关系的话,莫过于全球首例试管婴儿的身份,让她需要经常去世界各地参加一些相关的活动,因此她看过许多婴儿的诞生。这也让她在择业时选择做一名幼儿园阿姨,“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后来她辞去了这份工作,“因为在英国,这个职业的薪水也不够高。”

是啊,除了受孕的方式,她跟其他孩子有什么区别呢?重庆市妇幼保健院遗传与生殖研究所副所长叶虹告诉记者,“路易斯在出生时接受了上百项各种检测,没有任何问题。”而在中国,对于试管婴儿也有随访的机制,叶虹也透露,通过随访,重庆市妇幼保健院出生的数万名试管婴儿中,也没发现任何区别。

路易斯甚至不觉得自己是个先行者。相反,她认为母亲莱斯利才是先驱,“她勇于冒险,相信科学,相信奇迹会发生。”路易斯说,自己得到过许多人的赞扬和感谢,“但我要真正感谢的是我的妈妈,一位来自英国布里斯托尔的非常普通且腼腆的妇女,是她帮助改变了很多不孕症患者的命运,并让这个世界成为了一个更加美好的地方。”

全世界首例试管婴儿的培育(主办方供图)

陌生的试管

常有人问路易斯,特殊身份对她有何意义,她的回答是:“作为全世界第一个试管婴儿,对我来说,最美好的莫过于看到辅助生殖技术能够给那些渴望生孩子的不孕夫妇带来希望和喜悦。”

40年前,我是这个地球上唯一的IVF孩子,现在和我一样出生的800多万孩子们走在世界很多街道上。辅助生殖技术已经成为一个常用的治疗手段帮助不孕家庭。我现在已经有两个自己的孩子了,他们是自然受孕所生的。

路易斯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主办方供图)

可试管婴儿的身份和路易斯羁绊,或许真没外人想象的那么深。

直到去年4月,她到伦敦去参观一次辅助生殖展览的时候,她才第一次在展品中看到当年孕育自己的胚胎培养箱和培养皿。记者问她当时是什么感觉,她用了一个词来形容,“strange”,陌生或是奇怪。不管在中文中是哪一个意思,都能看出她其实对IVF的了解程度其实有限。

相反她对一些当年录下的视频更有共鸣,哪些视频记录着她的父母布朗夫妇做试管婴儿的过程,“让我感到怀念,因为他们在几年前就过世了。”

父亲去世的原因是职业病,母亲则是因为胆结石没有及时治疗,这些病症都没遗传到路易斯的身上,她很健康,并且用自己的健康回应着外界“试管婴儿能活多久”的质疑。从20岁到30岁,到现在40岁,她还要一直回应下去。

路易斯的父母(主办方供图)

路易斯被人们围着合影



----------------------------------------

转自:2018年11月15日 《重庆晚报》
相关链接
网站首页加入收藏咨询服务法律申明联系我们回到顶部